您现在的位置: > 德育之窗 > 海洋环保 > 正文内容

南海巨大油气资源成各国争夺焦点

作者:政教处 来源:山西晚报  更新日期:2013-01-23 浏览次数:
 
    南海剑拔弩张的背后,巨大的油气资源才是各方争夺的焦点。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,一些南海周边国家,已经不顾南海主权历史上一直属于中国的事实,以占领就是拥有的野蛮逻辑,侵占南海岛屿。
    长期以来,基于睦邻友好的和平政策,中国一直坚持“主权属我、搁置争议、共同开发”的原则,对目前多数岛礁被相关国家占领、油气资源被掠夺的现状保持了高度克制,并探索用双边协商的办法逐步解决岛礁和海洋划界争议,这是此前南海局势保持相对稳定的根基所在。南海问题由来已久,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,确实需要各方以合作的姿态、通过沟通和协商妥善处理。只有相关各方真正致力于维护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,才能把南海建成真正意义上的和平之海。
   150国围猎南沙海域内幕
    一千油井没一口属中国
    依据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,应划归我国管辖的海域面积约为300万平方公里,其中南海260万平方公里,约占我国全部海洋国土的87%。
    日前,中国南海问题再次升温,菲律宾等国公然向中国挑战南海主权。南海剑拔弩张的背后,巨大的油气资源才是各方争夺焦点。据了解,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印尼和文莱5国正从中国南海获取巨大的石油、渔业经济利益,建了200多个钻井平台。现在已有150个国家因为油气进入南海海域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南沙海域南的1000多口油气井中,却没有一口井是属于中国的。
    50国围猎南沙油气
    南沙海域现在有多少国家利益卷入其中?150个国家。
这是来自一份非常权威的统计报告。据了解,南沙海域面积82.6万平方公里,有150个国家相关机构在这片海域上作业。大大小小的石油公司都有开发,唯独没有中国的公司。根据有关方面统计,现在平均每年从中国管辖的海域开采石油1500万吨,天然气200亿方。
权威资料介绍,在中国传统海疆线以内(包括其附近)分布有14个含油气沉积盆地,总面积约41万平方公里,其中全部或部分在中国断续国界线以内的新生代含油气盆地有8个,主要包括曾母盆地、万安盆地、文莱-沙巴盆地、礼乐滩盆地、西北巴拉望盆地等。
    南海剑拔弩张的背后,巨大的油气资源才是各方争夺焦点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南沙海域南的1000多口油气井中,却没有一口井是属于中国的。
    来自有关部门的调研数据显示,南海南部海域油气资源极其丰富,被称为世界四大油区之一,主要分布于湄公、昆仑、曾母、万安、文莱-沙巴,北康、巴拉望、中建南等多个盆地,石油天然气总资源量约300亿吨油当量,位于传统断续线内中国海域的油气总资源量约290亿吨当量。
    据了解,南海中南部14个盆地总资源量分布情况是,地质资源量石油230亿吨、天然气339千亿方,油当量569亿吨,其中可采资源量石油33亿吨,天然气109千亿方,油当量142亿吨。
     在上述14个盆地中,中国传统海疆内地质资源量石油120亿吨,天然气329千亿方,油当量349亿吨;可采资源量石油14亿吨,天然气66千亿方,油当量80亿吨。资源分布特点气多油少。
    由此可见,南海中南部油气资源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,总体规模优于中国近海。业内人士认为,在中国海域总资源中,南海中南部油当量地质资源量占53%,可采资源量占66%,若被他国掠夺,中国将失去约2/3的可采油气资源。
   事实上,南海不仅蕴藏有丰富的常规油气资源,而且非常规油气资源储量也同样令人瞩目。尤其是被称之为21世纪新能源的可燃冰,南海的可燃冰资源储量十分庞大。根据国土资源部的调查统计,整个南海的可燃冰地质储量约为700亿吨油当量,远景资源储量可达上千亿吨油当量,资源开发前景十分广阔。
     南海争端现多国身影
     南海争端实质上是南沙争端,主要争端方为中国、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和文莱。除此之外,南海争端也出现了美国、日本等域外国家的影子。
     南沙争端正式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。联合国亚洲暨远东经济委员会成立的“亚洲外岛海域矿产资源联合探勘协调委员会”于1968年提出的勘察报告指出,越南沿岸之邻近海域、南沙群岛东部和南部海域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。1973年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加强了南沙油气资源的重要性。
    1982年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签署通过,根据新的海洋法公约,一座小岛可拥有自己的12海里领海,还有12海里的毗连区管辖权,甚至可能拥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350海里的大陆架。
    由于上述一系列因素的助推,20世纪70年代以后,菲律宾、越南、马来西亚等国纷纷出兵占领其声称“拥有”主权的岛礁,南沙群岛争端开始凸显。
    在其他国家已经捷足先登的情况下,中国为什么连一口油气井都没有,更没有产出一桶油来呢?有关人士表示,中国一直以来都在谋求开发南沙海域的油气资源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(下称“中海油”)就与美国克里斯通石油公司合作,计划在南沙海域“万安北-21”区块进行油气资源勘探开发。
    尽管该区块完全位于中国传统疆域内,而且远离越南大陆架,但越南却百般阻挠,肆意干扰中海油的正常作业。中方当时为避免事态恶化,维持南海局势稳定,在尚未展开作业的情况下撤离勘探船,此后十几年再未进入该海域作业。
    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中方进入这片海域进行作业已经十分困难,未来要想在南沙油气开发上有所作为,必然面临与越南以及菲律宾等国的冲突和较量。
    越南、马来西亚等国海洋油气开发步伐加快,正在从近海沿大陆架向南海深海持续推进,开发方式主要是自主开发、联合国外石油公司开发和对外招标,其中越南和马来西亚的部分区块已侵入到中国传统海疆线内。
    1983年文莱独立,1987年和1988年文莱照会中国,对中国南沙群岛南部的南通礁提出主权要求。文莱声称,对南沙群岛岛链西南端的路易莎(即我南通礁)拥有主权,并分割南沙海域3000平方公里。
     印度尼西亚从1966年以来在海上划分“协议开发区”,范围涉及南沙海域5万平方公里。中国台湾与祖国大陆在南沙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。有关专家认为,以后要开发南海油气,可以加强与台湾合作,太平岛将是一个基地。
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